首頁 / 其他類型 / 仙宮目錄

第五百六十二章 禍心暗藏

    ,

    宗門前,寧素心收劍入鞘,推開宗門。

    霎時間,只見一道劍光落在門內,清冽驚艷,似是歡迎寧素心歸來。

    葉天看得出,這劍光不屬于任何修士,乃是宗門自帶的劍氣,應該是天劍門建宗之時所留劍意凝成!

    雖然只有一縷,但這不知過了幾年前,竟然還有如此縱橫閃耀之威,由此可見當年天劍門建宗之人是何等修為強大的劍修!

    換做第二重天的其他劍修,見此劍氣,必然會心馳神遙,但是葉天卻是平靜得出奇。

    這劍氣固然驚艷,但他修煉的乃是《誅仙劍訣》,劍法之絕妙,不弱這劍氣分毫。劍修之人,劍心尤為關鍵,強就是強,弱就是弱,弱者不需怕強者,強者也無需蔑視弱者。

    這劍氣再驚艷,和《誅仙劍決》相比仍然遜色。給他足夠時間,葉天未來成就,不比這天劍門建宗之人要差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葉天自當泰然自若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反應,自然地落在了寧素心眼中。

    寧素心不禁感慨,同樣是結丹期,兩者之間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?自己每次過宗門而入,感受到這宗門上的劍氣時,就會不由然的生出澎湃之感,仿佛能感受到當年那位建宗的劍修祖先是何等意氣風發,故而對劍修之心才能如此堅定不移!

    偏偏這葉天同樣身為劍修,可在這劍氣面前,竟然能保持如此平靜之態,當真是不容小覷!

    “葉道友,你雖然是下界之人,你我雙方都知之甚少,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隨我修劍。或許是鐘情于劍,或許只是因為外人的言語刺激之下的一時沖動,考慮不周。但是不管是因為什么,眼下掌門還在閉關,我身為天劍門店的長老是擁有收徒的權利,只要你隨我踏進了這扇門,你從此就是我天劍門弟子,仙緣命運,都與天劍門緊密相連,你要考慮清楚,再進此門。”

    寧素心猶豫了一下,還是停下腳步,在葉天進門之前,細細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此時反悔,還來得及。”

    葉天靜靜地看著她,忽的笑了。

    他下過的決定,什么時候是沖動之舉了?

    自他來到三重天,就發現這里靈力的充裕程度雖然比起第二重天好上不少,但也不至于到元嬰遍地走的程度,這其中關鍵,應該就在先前所說的天靈秘境之中。

    葉天想要修行,天靈秘境自是要去的。加入宗門,也是審時度勢的必然選擇。

    天劍門沒落弱小,牽掣就小。對葉天來說反而是個好事,這樣更便于他多了解這個世界而不引人矚目。

    先前在二重天,他一個葉家傳人的身份,引來的無數殺機跟算計,所以在這三重天,他自是要吸取先前的教訓。

    “寧仙子先前說天劍門內今日就有天靈秘境開啟,那么不知我可否有幸,能加入試煉名額之中?”葉天沒有回答寧素心的話,而是說起了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寧素心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葉天此話毫不扭捏客氣,反倒說明他已經把自己當成是天劍宗弟子,態度堅決,另外一個,更是旁敲側擊,再說她寧素心猶猶豫豫,不夠果斷,總分心想這些事,不宜與劍心修行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葉道友果然劍心堅決,怪不得只是結丹期就有先前那一劍之威力,天靈秘境試煉一事,自是包在我身上,我這就去與負責這次試煉名額的長老說一聲,保證給你一個名額。”寧素心頓時笑靨如花,領著葉天進來宗門,朝一處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“對了寧仙子,關于我之前那一劍,還請仙子保密。”葉天想了下,忍不住提醒了一下寧素心。

    倒不是葉天有意藏拙,而是他想看看,這天劍宗其他人究竟是什么樣子。

    若都和寧素心一樣,葉天覺得天劍宗就算沒落也不止于此,自己也愿意為天劍宗挽回落敗名聲出一份力,但若真和先前迎接自己那些修士一樣,那自己就更加心安理得拿天劍宗當臨時落腳之地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寧素心不知道葉天在想什么,但她知道,劍修隱匿實力,實屬正常,她之前在迎接葉天之時,不也隱藏了實力嘛,只可惜她修為太低,即便隱藏,只要有修為高深之人專門神查,還是能夠看出倪端。

    “素心回了啊!這就是你此次去接回來的天門下界修士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沒等寧素心帶葉天進入那個大殿,大殿內就有一青衫男子走了出來,看到寧素心后,目光才轉落在葉天身上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修為只有結丹期?”沒等寧素心開口,這男子就皺起眉頭,先前的笑臉,也漸漸僵硬。

    “這是葉天,目前只有七品金丹,是結丹期修士。”寧素心有言在先,沒有主動說起葉天一劍壓制著另一結丹后期修士這事,硬著頭皮只說了葉天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當真是胡鬧!”那男子頓時氣結,轉念,又是一陣泄氣。

    也難怪,他天劍門如今何等沒落,只要稍有了解,無人不知。這下界修士過天門而來,必然會引起附近各個宗門勢力的哄搶,若要真是天資卓絕之人,哪輪得到他天劍門搶得到人?

    再者說,寧素心同樣也只有結丹期修為,可她不也能位列天劍門十二長老之一的席位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帶他下去吧,回頭讓他自行選擇,看愿意在哪修行,我讓人給他準備房間。”男子搖了搖頭,不再多想,只補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四長老!”寧素心不禁有些惱怒,葉天是他帶來的,面前這男子不好生禮遇也就算了,連話說都這么敷衍,生怕別人看不出來他的失望嗎?

    “不礙的,多謝這位長老了。”反倒是葉天這邊,一臉的毫不在意,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讓寧素心更是覺得羞愧,不過那天劍門的長老見葉天如此識趣,反倒是滿意了點。

    結丹期就結丹期吧,聽話乖巧,也還不錯,如今天劍門這個情況了,也的確不能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“對了四長老,還有件事!”葉天不說,寧素心可不能就此罷手。

    她攔下就要離開的那青衫男子,蹙眉又道:“四長老,天靈秘境馬上開啟,不知結丹期名額定了沒有,可否分出一個,給葉道友?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青衫男子聞言一愣,看了看寧素心,又看了看葉天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長老不用多心,這是我的主意,葉道友肯選我天劍宗,我天劍宗自是投桃報李,好要讓葉道友明白,選我天劍宗絕非錯事。”寧素心到是猜出對方再想什么,馬上說道。

    她沒說這是葉天自己的想法,因為寧素心清楚,若真這么說,那等于授人口柄,這青衫男子決不會答應。若是她主動承諾,那對方反不好辦,寧素心雖然只有結丹期修為,可在天劍門內,隸屬二長老寧常青一脈,背景實力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不答應不行,可答應了,讓本身已經入選的內定修士怎么辦?

    青衫男子面無表情,心里卻急劇盤算起來。

    新來的劍修無所謂,但寧素心得罪不起。可之前答應的結丹期修士一樣也得罪不起,總共名額就那么多,大家都在搶,自己給誰都容易得罪人。可話說回來,寧素心突然要加一個人,反倒給了他一個不錯的借口。

    自己計劃的試煉名額選拔規則,只需要略微一變,就可以堵住所有人之口。自己只要到時候向外透露,改變規則是因為寧素心強行要加一人進試煉名額,這就能把眾人的怨氣,全轉移到寧素心身上。自己只需在規則下,暗自操作一番,淘汰了這外來的下界修士,一樣誰都可以不得罪。

    一石數鳥之計啊!

    想清楚后,青衫男子暗暗竊喜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已經承諾,我天劍宗不是不重承諾之人,只是名額有限,這點你心中也是清楚,能否入選,全看他個人修為。”青衫男子故意等了一會兒,吊足口味,才免為其難的應諾下來。

    寧素心松了口氣,只要答應就好。她相信葉天,不管這長老最后是什么選拔規則,葉天一定都能入選。

    畢竟,結丹初期修為,就能一劍逼得結丹后期修士毫無招架還手之力,此等實力,著實罕見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,多謝四長老了。”寧素心拱手道謝,轉身望向葉天,正要解釋什么,葉天就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參與試煉的名額那么稀缺,自然需要選拔,我明白的。”這一點在葉天預料之內,畢竟天劍門再落魄,也是一宗之門,他過天門而來本就是意外情況。

    沒道理宗門內原定好的名額就因為他的出現,平白讓出一個。

    到是個識時務的,青衫男子心底冷笑了一聲,暗暗搖頭,即便如此,他也不會對葉天心慈手軟。

    “那就讓素心帶你去選下房間,好好休息幾日,等著參加十天后的試煉名額選拔。”青衫男子說完,大袖一揮,邁步離開。

    至于寧素心,因其身兼天劍門宗門長老,諸事繁忙,分身乏術,無暇陪著葉天熟悉宗門,就擇選一名常姓弟子陪同葉天。

    葉天對天劍門有任何不解,都可以詢問著這名常姓弟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寧素心倒是還給了葉天提了一個建議,若他修煉空余,也無其他瑣事,可去藏劍樓修行。

    那里,存放有天劍門自立宗以來,所收集的所有劍籍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时时彩预测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