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夜戰

    毫無辦法的張子明只能將小女孩帶回來了旅館,進了房間后張子明將紫蘇招喚出來,然后自顧著在床上躺下。

    被招呼出來的紫蘇有些茫然,發現小女孩后也沒有說話,而是在窗臺上坐下,晃著雙腿觀察起這個陌生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躺了一會的張子明發現氣氛不對,爬起來一看,只見小女孩默默站在門口,雙手交叉在膝前,樣子極為乖巧,而且仍舊一直在盯著他,似乎擔心他下一秒就會消失不見一般。

    而紫蘇···坐在窗臺上,正是冷眼旁觀。

    “呃!”張子明頭痛的抓了抓頭發,耐下心來問小女孩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源!”

    “源?你餓嗎?”

    小女孩點了點頭,張子明只能找了店家,讓他準備一些飯菜送上來。

    “哦,還有一鍋紫蘇燉牛肉。”張子明突然回頭看了一眼窗臺上的紫蘇,對準備下樓的店家說道。

    待店家把飯菜都送上來后,張子明看著兩個狼吞虎咽的少女,不由一拍額頭:“得了,這是要多養一個吃貨的節奏?”

    張子明下樓找店家在自己房間隔壁多要了一間房間,付完錢張子明發現兜里錢真的不多了···

    “看來又要出去當神棍了?”張子明苦笑,轉身又上了樓,也沒有去理會她們,在床上盤膝修煉了。

    “系統,那個小女孩能看出什么底細嗎?”張子明在心里暗暗詢問。

    “沒有靈力,似乎是個凡人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?”

    “只能確定沒有靈力。”

    “她究竟是來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夜深,正在熟睡的張子明突然感受到一陣靈力的波動,他雙眼一睜,急忙從床上蹦了起了。

    他靠在窗戶邊,輕輕推開窗戶,只見遠處的屋頂站著一個人,看他雙手微抬的模樣似乎在結印,視角轉動,張子明陸續發現其他屋頂同樣也有人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群陰陽師在打架?”張子明疑惑道:“如果城里真的有什么維護世界和平的陰陽寮存在,那么這就不可能是一場私斗,又或者說他們夸大了陰陽寮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今晚的月光很明亮,那群人跟張子明大約有五六條街距離。

    “12356···”張子明仔細數了幾遍,算是看清了局勢,這應該是六個人在圍攻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漬漬漬,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啊!”

    這六人的靈力個個都要比他強大許多,至于那個被圍攻的人更是深不可測,在六打一的情況下依舊不落下風。

    在確保自己在戰場之外后,張子明身影一晃,也躍上了屋頂,在屋頂上一躺,當起了觀戲人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業火術?那么···應該是c級陰陽術!”張子明笑容可掬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雪落術!c級陰陽術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風刃術!d級陰陽術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吞噬術!b···b級陰陽師!!!”張子明有些驚愕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土遁術!c級陰陽術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水破術!d級陰陽師!”

    “那么六人中至少有一個b級和三個c級,還有兩個d級的陰陽師。”張子明從他們出招的陰陽術猜測他們的實力,并不能說完全準確,但至少是這些人實力的下限。

    那六人各展神通,一齊攻向那個被圍攻之人。

    那被圍攻之人毫不慌張,甚至可以說穩如泰山!

    他身罩綠袍,微風吹去,頓時將他的長發和袍尾卷起,上下搖擺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是否是錯覺,張子明雖然看不清他的臉龐,卻似乎感覺他微微翹起嘴里,夾帶著滿滿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呃!!!”伴隨著一聲龍吟,張子明的臉龐逐漸僵硬驚愕起來:“這是···”

    夜空中屋頂上,一條透明的長龍騰空而起,朝天怒吼!

    “a···級陰陽術!水龍術!”張子明聲音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“噠!”這是腳踏磚瓦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居然這么精通陰陽術?”在張子明身后,一道窈窕的身影緩緩落在屋頂:“猜得**不離十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張子明只能呵呵一笑,難道他能說自己有系統,要不是因為靈力的限制,什么陰陽術還不是手到擒來?

    “確實是一個a級陰陽師,至于他們六個,兩個b級,兩個c級還有兩個d級。”

    “哦,猜錯了一個么?是那個使用c級雪落術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水龍在空中盤旋了一個圈,將全部襲擊而來的陰陽師擋下,而后飛回那個a級陰陽師身邊,盤踞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張子明突然驚愕道:“這么大動靜,為什么沒有人發現?”

    “他們都被我們臨時封印了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筆!”張子明微笑的回頭,只見身后的長漪葵正用明亮的眼睛遙望著遠處的戰場。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手筆,又是一個a級陰陽術,又或者說你跟對面那個家伙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不過是一個瘋子而已!”長漪葵身上一件輕薄的白袍,黑色長發隨風搖拽,似乎也是剛睡醒。

    “瘋子?”張子明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一群瘋子!”

    “哦?這么說那六個人和你才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“他們都是寮里的常駐!”長漪葵沒有隱瞞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瘋子我不知道,但我現在覺得你們更像反派一些!畢竟以多欺少可不是光彩事。”

    “反派?呵,生死面前沒有榮辱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襲擊他?”

    “他是墮落者!”

    “墮落者?”張子明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個很奇怪的人。”長漪葵搖頭道:“剛剛說起陰陽術時明明一副見多識廣的模樣···”

    “墮落者···”

    此時對面戰場局勢開始出現了一邊倒的情況。

    只見那個a級陰陽師雙手舞動,接著六人中便有一人身子一僵,頓時如同雕塑一般。

    “封印術?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這個?水暴術?”

    “水牢術?”

    “你們的人好像不行了唉,不去幫忙么?”張子明回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,那個瘋子還有更強底牌沒用,憑我們攔不住他的!”長漪葵平靜道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时时彩预测网